尼克劳斯的独门绝招 如何开好一号木

【发布日期:2013-03-07】 【新闻来源:面包高尔夫



尼克劳斯1.jpg

 

面包高尔夫网讯  一个好的Driver开球往往令人精神振奋,信心十足,更有利于以后的击球。但作为长度最长的一根球杆,Driver的难度也是公认的,我认为一方面是技术上的原因,而另外一方面则是心理上的。

很多人一拿起1号木站在发球台上心里就紧张,浑身的肌肉就开始较劲,然后可以说是一咬牙一闭眼将球杆抡出,运气好了则如释重负的送了一口气,但大多数的结果都是左歪右斜,落水或进树林。其实心里的自信是来源于技术的稳定。而技术的稳定则来源于平时不懈的练习和积极的思考。不多说了,还是看看大师级人物是如何使用1号木的,以下摘自尼克劳斯的击球宝典,My Most Memorable Shots in the Majors.

这个击球发生在1963年的美国大师赛,地点在Augusta National Golf Club, 第13洞,一个长475码的5杆洞。

当时的情景:当结束前九洞的时候我还领先两杆,当时的感觉实在是好极了。但是好景不长,从第12洞的果岭上走开的时候,我已经落后Sam Snead和Gary Player各一杆,和Tony Lema以及Julius Boros持平。我开始对自己感到厌恶,在上一个洞连续出现三个糟糕的击球,最后多亏一个8英尺的推杆入洞才没有令我出现双博基的尴尬局面。在我走上第13洞的发球台之前,我得知Snead在15洞抓鸟成功,目前已经领先我两杆。

我的思考过程:对于Augusta National球场这个长475码的五杆洞,其实我一直把它看作是4又1/2杆洞。这个距离至少要抓到小鸟,而且在大师赛任何最后一轮的比赛我都必须在这个洞抓到小鸟以便继续保持自己的竞争力。但是,如果在这个洞出现任何的轻微失误都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对我来说,抓小鸟的关键就是开球。必须争取把球开到这个左狗腿洞足够远的地方,并有一个相对平稳的地面以及一个适当的角度以便第二杆可以一杆攻上果岭,否则果岭前的那个小溪就会成为一个大麻烦至少要浪费一杆。为了有效的控制,我通常会使用三号木,但现在我告诉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懦弱,必须使用Driver.

尼克劳斯.jpg

击球:我试图摆脱上一个洞糟糕的击球所带来的影响,否则带来的危险就是会在下一杆出现草率的一击。我对自己说,“站位时要放松,上杆要充分,下杆和上杆的速度要保持一致。”我用打左曲球的方法瞄球,肩膀,胯部,膝盖和脚稍微向右瞄,同时杆面稍稍闭合。为了最大程度的减少紧张,我在感觉到已经有最合适的站位一刻就开始挥杆,没有一秒的延迟和犹豫。结果这个球正是按照我的计划稳稳落地。然后我使用二号铁把球攻上果岭,两推抓鸟成功,重新回到领先的阵营。最后我以一杆的优势战胜Tony Lema夺冠。

经验总结:对于开球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因为它同样很大程度的影响你的得分。能够把球放在一个可以继续打的位置,和把球推入洞中同样重要。那种不加思考上来就开火的开球很少能够成就出最后的胜利者。




郑重声明:本网站(breadgolf.com)所有刊登的来源为面包高尔夫的文章及内容,版权归《面包高尔夫》杂志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为任何目的,以任何形式或手段复制、传播、转载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任何图文。
广告赞助
2012年11月号

面包高尔夫广告赞助

最新赛事赛果